第1333章 我可不稀罕

叶空懒得搭腔,开始观察四周的情况。

“不得不说,李凡还真是好儿子呢!要不是他,可凑不了这么多灵气旺盛的活物!”李涑焱猛吸一大口,喋喋不休道。

“你把李凡怎么样了?”叶空问着。

“他应该在你脚下呢。”李涑焱回答,嘴里不断咀嚼着,满脸享受,“为了把他找回来,我费了多少人力物力,现下用来灌养我也算理所应当!”

“你连自己儿子也不放过,算什么人!”叶空一边破口大骂。

一边双手合力,紫色洪波一击又一击,尝试着破开铜炉。

“别费劲了,这可是上古宝物邀月铜炉,以你的灵力,用来做柴火还差不多!”李涑焱得意忘形。

面前铜炉剧烈抖动片刻,停止。而后四面八方触手伸出,向叶空团团包裹而来。

叶空后退几步,单手斩断触手,还有源源不断的触手横插出来。

叶空用脚跺地,踏平面前的触手。

随即放弃施加灵力,开始寻找出口。

转了半晌,他突然感受到很强烈的李凡气息。

叶空向远处望去,高高挂起的,闪着亮光的。

正是李凡身上的璞玉!

当日一见,不同凡响,现在看来,却真是保命的好宝

物!

只见李凡闭着眼睛,一动不动,被红色圣光包裹着,分毫未伤。

叶空伸手去碰,被很大的力反弹回去。www.fapao.top 柔情小说网

“李凡!”叶空大声叫着。

只是李凡像是睡着一般,纹丝未动。

叶空向璞玉施加灵力,全部反弹回来。

正是时,璞玉变暗,主动向叶空方向偏移过来,李凡随之掉落,被叶空稳稳接住。

李凡悠悠转醒,看到叶空的瞬间满脸不可置信,但很快,他脸上一阵愠怒,“李涑焱也把你骗进来了?”

叶空摇头,“不是,我自己进来的。”

“你进来做什么?进入邀月铜炉,就算是仙境,也分分钟烧的片甲不留。

你这是在自寻死路!”李凡气的一阵咳嗽。

叶空给他拍背顺气,好心安慰着,“这些年我什么地方没去过,什么死路没闯过,不都化险为夷了。

况且,是我将你带到延寿堂,就一定会将你带回去。”

李凡从叶空身上跳下来,原地打转,“不是,你真是不知道境况有多严重。

邀月铜炉和你之前闯的地方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

饶是你灵力深厚,不然,一般人进来,早就化成灰了。”

“我知道。”叶空耸肩,“是有点麻烦,不

过,我现在正在想办法。”

李凡看着叶空,半晌,像是下了很大决心一样,冲着外面喊着。

李凡大叫着,“李涑焱,你将叶空放出去,我愿意献身给你。”

外面守候多时的李涑焱闻声大喜,“行啊,你先献身,我就将他放出去。”

“不行,你先将他放出去,我再献身。”李凡很知道李涑焱是个出尔反尔的人。

原以为还要掰扯一段,没想到李涑焱直接应声。

“行啊,那你让他站在铜炉东北角,我将他传出去。”

李凡赶紧转身对着叶空,“听到了吗?你站在铜炉东北角,李涑焱会将你传送出去。”

叶空冷着脸,沉声问着,“献身是什么意思?”

“你别问那么多,先出去再说。”李凡推着叶空,“赶紧走,晚了就走不了了。”

“李凡!”叶空大喝一声,“你到底有没有把我当朋友?”

李凡一愣,话音带着委屈,“有啊,我就是拿你当朋友,才不能让你陪我去死!”

“你错了。”叶空说着,“你不相信我?还是你只会拿生命作为交换?

你自以为是的牺牲换来的友情,我叶空可不稀罕!”

说完,叶空单脚跃起,开始攻击铜炉东北角

位置。

泊泊灵气自掌心流出,汇聚一点,不紧不慢,始终如一。

片刻,铜炉又开始剧烈摇晃起来。

李涑焱冷哼一声,“怎么,说过的话不作数,还想要毁掉我的铜炉?别痴心妄想了,你也不看看,你施加的灵力都到了哪里?

怎么,你们没感觉到身旁温度更高了吗?”

李凡走上来几步,“叶空,快停下!”

叶空停了下来,也感觉不太对劲。

李涑焱笑声更甚,“既然如此,那就一并作为我的养料吧!”

叶空看着李凡,脸上怎么青一道白一道的。

刚才叶空的话有些重了,李凡躲在背后偷偷哭了。

这不,脸上的泪痕未干。

叶空声音放缓,“过来。”

李凡走过来。

“怎么,我刚才说的不对吗?”这句话被叶空憋了回去,眼下气氛有点凝重,两人身旁温度越来越高,已经高过叶空三味真火的温度。

叶空还勉强受的住,李凡这小身板早就汗涔涔了。尽管如此,还立的板正,叶空再一次把视角放在璞玉上面。

或许,他们要出去,还得借点璞玉的光。

叶空伸手,“你身上的璞玉,可以给我看看吗?”

李凡点头,将胸口的璞玉递过来。

叶空接过去的片刻,整个人瞬间凉爽很多,心跳加快,胸腔中一股难以名状的感觉兜头而上。

等下,这个璞玉的图案。

叶空快速起身瞬移而去。

“借用一下!”

说完叶空拿起璞玉,贴在铜炉的东北角处。

璞玉高高扬起,照亮的地方出现了一处圆圈空地。

叶空瞬移回来,伸手拉了李凡一把,“跟上。”

两人跳上圆圈空地。

瞬间,圆圈空地快速旋转起来,以每秒钟上百转的速度在铜炉里面快速运转。

最后,“嘭”一声,两人被甩出铜炉。

李涑焱看到面前的两人,下巴都要惊掉了,“你,你们怎么出来的?怎么可能,从来没有人可以逃出我的铜炉,就算上仙境的也不行!”

“哦,那你太自信了,要多读书多张见识知道吗?不然说出来的话真叫人笑话!”

叶空无奈开口。

“不过,既然出来了,我们之间的账也要算算了!”叶空满腔怒气无处施展,现下终于可以出出气了!

“等下!”李凡在身后制止道。

“难道你…”叶空回头。

“哦,没有,我也很生气。不过,友情提醒,下手轻一点,不然不好解释。”李凡摆手。

“那是自然。”

“李凡!”叶空大喝一声,“你到底有没有把我当朋友?”

李凡一愣,话音带着委屈,“有啊,我就是拿你当朋友,才不能让你陪我去死!”

“你错了。”叶空说着,“你不相信我?还是你只会拿生命作为交换?

你自以为是的牺牲换来的友情,我叶空可不稀罕!”

说完,叶空单脚跃起,开始攻击铜炉东北角

位置。

泊泊灵气自掌心流出,汇聚一点,不紧不慢,始终如一。

片刻,铜炉又开始剧烈摇晃起来。

李涑焱冷哼一声,“怎么,说过的话不作数,还想要毁掉我的铜炉?别痴心妄想了,你也不看看,你施加的灵力都到了哪里?

怎么,你们没感觉到身旁温度更高了吗?”

李凡走上来几步,“叶空,快停下!”

叶空停了下来,也感觉不太对劲。

李涑焱笑声更甚,“既然如此,那就一并作为我的养料吧!”

叶空看着李凡,脸上怎么青一道白一道的。

刚才叶空的话有些重了,李凡躲在背后偷偷哭了。

这不,脸上的泪痕未干。

叶空声音放缓,“过来。”

李凡走过来。

“怎么,我刚才说的不对吗?”这句话被叶空憋了回去,眼下气氛有点凝重,两人身旁温度越来越高,已经高过叶空三味真火的温度。

叶空还勉强受的住,李凡这小身板早就汗涔涔了。尽管如此,还立的板正,叶空再一次把视角放在璞玉上面。

或许,他们要出去,还得借点璞玉的光。

叶空伸手,“你身上的璞玉,可以给我看看吗?”

李凡点头,将胸口的璞玉递过来。

叶空接过去的片刻,整个人瞬间凉爽很多,心跳加快,胸腔中一股难以名状的感觉兜头而上。

等下,这个璞玉的图案。

叶空快速起身瞬移而去。

“借用一下!”

说完叶空拿起璞玉,贴在铜炉的东北角处。

璞玉高高扬起,照亮的地方出现了一处圆圈空地。

叶空瞬移回来,伸手拉了李凡一把,“跟上。”

两人跳上圆圈空地。

瞬间,圆圈空地快速旋转起来,以每秒钟上百转的速度在铜炉里面快速运转。

最后,“嘭”一声,两人被甩出铜炉。

李涑焱看到面前的两人,下巴都要惊掉了,“你,你们怎么出来的?怎么可能,从来没有人可以逃出我的铜炉,就算上仙境的也不行!”

“哦,那你太自信了,要多读书多张见识知道吗?不然说出来的话真叫人笑话!”

叶空无奈开口。

“不过,既然出来了,我们之间的账也要算算了!”叶空满腔怒气无处施展,现下终于可以出出气了!

“等下!”李凡在身后制止道。

“难道你…”叶空回头。

“哦,没有,我也很生气。不过,友情提醒,下手轻一点,不然不好解释。”李凡摆手。

“那是自然。”

“李凡!”叶空大喝一声,“你到底有没有把我当朋友?”

李凡一愣,话音带着委屈,“有啊,我就是拿你当朋友,才不能让你陪我去死!”

“你错了。”叶空说着,“你不相信我?还是你只会拿生命作为交换?

你自以为是的牺牲换来的友情,我叶空可不稀罕!”

说完,叶空单脚跃起,开始攻击铜炉东北角

位置。

泊泊灵气自掌心流出,汇聚一点,不紧不慢,始终如一。

片刻,铜炉又开始剧烈摇晃起来。

李涑焱冷哼一声,“怎么,说过的话不作数,还想要毁掉我的铜炉?别痴心妄想了,你也不看看,你施加的灵力都到了哪里?

怎么,你们没感觉到身旁温度更高了吗?”

李凡走上来几步,“叶空,快停下!”

叶空停了下来,也感觉不太对劲。

李涑焱笑声更甚,“既然如此,那就一并作为我的养料吧!”

叶空看着李凡,脸上怎么青一道白一道的。

刚才叶空的话有些重了,李凡躲在背后偷偷哭了。

这不,脸上的泪痕未干。

叶空声音放缓,“过来。”

李凡走过来。

“怎么,我刚才说的不对吗?”这句话被叶空憋了回去,眼下气氛有点凝重,两人身旁温度越来越高,已经高过叶空三味真火的温度。

叶空还勉强受的住,李凡这小身板早就汗涔涔了。尽管如此,还立的板正,叶空再一次把视角放在璞玉上面。

或许,他们要出去,还得借点璞玉的光。

叶空伸手,“你身上的璞玉,可以给我看看吗?”

李凡点头,将胸口的璞玉递过来。

叶空接过去的片刻,整个人瞬间凉爽很多,心跳加快,胸腔中一股难以名状的感觉兜头而上。

等下,这个璞玉的图案。

叶空快速起身瞬移而去。

“借用一下!”

说完叶空拿起璞玉,贴在铜炉的东北角处。

璞玉高高扬起,照亮的地方出现了一处圆圈空地。

叶空瞬移回来,伸手拉了李凡一把,“跟上。”

两人跳上圆圈空地。

瞬间,圆圈空地快速旋转起来,以每秒钟上百转的速度在铜炉里面快速运转。

最后,“嘭”一声,两人被甩出铜炉。

李涑焱看到面前的两人,下巴都要惊掉了,“你,你们怎么出来的?怎么可能,从来没有人可以逃出我的铜炉,就算上仙境的也不行!”

“哦,那你太自信了,要多读书多张见识知道吗?不然说出来的话真叫人笑话!”

叶空无奈开口。

“不过,既然出来了,我们之间的账也要算算了!”叶空满腔怒气无处施展,现下终于可以出出气了!

“等下!”李凡在身后制止道。

“难道你…”叶空回头。

“哦,没有,我也很生气。不过,友情提醒,下手轻一点,不然不好解释。”李凡摆手。

“那是自然。”

“李凡!”叶空大喝一声,“你到底有没有把我当朋友?”

李凡一愣,话音带着委屈,“有啊,我就是拿你当朋友,才不能让你陪我去死!”

“你错了。”叶空说着,“你不相信我?还是你只会拿生命作为交换?

你自以为是的牺牲换来的友情,我叶空可不稀罕!”

说完,叶空单脚跃起,开始攻击铜炉东北角

位置。

泊泊灵气自掌心流出,汇聚一点,不紧不慢,始终如一。

片刻,铜炉又开始剧烈摇晃起来。

李涑焱冷哼一声,“怎么,说过的话不作数,还想要毁掉我的铜炉?别痴心妄想了,你也不看看,你施加的灵力都到了哪里?

怎么,你们没感觉到身旁温度更高了吗?”

李凡走上来几步,“叶空,快停下!”

叶空停了下来,也感觉不太对劲。

李涑焱笑声更甚,“既然如此,那就一并作为我的养料吧!”

叶空看着李凡,脸上怎么青一道白一道的。

刚才叶空的话有些重了,李凡躲在背后偷偷哭了。

这不,脸上的泪痕未干。

叶空声音放缓,“过来。”

李凡走过来。

“怎么,我刚才说的不对吗?”这句话被叶空憋了回去,眼下气氛有点凝重,两人身旁温度越来越高,已经高过叶空三味真火的温度。

叶空还勉强受的住,李凡这小身板早就汗涔涔了。尽管如此,还立的板正,叶空再一次把视角放在璞玉上面。

或许,他们要出去,还得借点璞玉的光。

叶空伸手,“你身上的璞玉,可以给我看看吗?”

李凡点头,将胸口的璞玉递过来。

叶空接过去的片刻,整个人瞬间凉爽很多,心跳加快,胸腔中一股难以名状的感觉兜头而上。

等下,这个璞玉的图案。

叶空快速起身瞬移而去。

“借用一下!”

说完叶空拿起璞玉,贴在铜炉的东北角处。

璞玉高高扬起,照亮的地方出现了一处圆圈空地。

叶空瞬移回来,伸手拉了李凡一把,“跟上。”

两人跳上圆圈空地。

瞬间,圆圈空地快速旋转起来,以每秒钟上百转的速度在铜炉里面快速运转。

最后,“嘭”一声,两人被甩出铜炉。

李涑焱看到面前的两人,下巴都要惊掉了,“你,你们怎么出来的?怎么可能,从来没有人可以逃出我的铜炉,就算上仙境的也不行!”

“哦,那你太自信了,要多读书多张见识知道吗?不然说出来的话真叫人笑话!”

叶空无奈开口。

“不过,既然出来了,我们之间的账也要算算了!”叶空满腔怒气无处施展,现下终于可以出出气了!

“等下!”李凡在身后制止道。

“难道你…”叶空回头。

“哦,没有,我也很生气。不过,友情提醒,下手轻一点,不然不好解释。”李凡摆手。

“那是自然。”

“李凡!”叶空大喝一声,“你到底有没有把我当朋友?”

李凡一愣,话音带着委屈,“有啊,我就是拿你当朋友,才不能让你陪我去死!”

“你错了。”叶空说着,“你不相信我?还是你只会拿生命作为交换?

你自以为是的牺牲换来的友情,我叶空可不稀罕!”

说完,叶空单脚跃起,开始攻击铜炉东北角

位置。

泊泊灵气自掌心流出,汇聚一点,不紧不慢,始终如一。

片刻,铜炉又开始剧烈摇晃起来。

李涑焱冷哼一声,“怎么,说过的话不作数,还想要毁掉我的铜炉?别痴心妄想了,你也不看看,你施加的灵力都到了哪里?

怎么,你们没感觉到身旁温度更高了吗?”

李凡走上来几步,“叶空,快停下!”

叶空停了下来,也感觉不太对劲。

李涑焱笑声更甚,“既然如此,那就一并作为我的养料吧!”

叶空看着李凡,脸上怎么青一道白一道的。

刚才叶空的话有些重了,李凡躲在背后偷偷哭了。

这不,脸上的泪痕未干。

叶空声音放缓,“过来。”

李凡走过来。

“怎么,我刚才说的不对吗?”这句话被叶空憋了回去,眼下气氛有点凝重,两人身旁温度越来越高,已经高过叶空三味真火的温度。

叶空还勉强受的住,李凡这小身板早就汗涔涔了。尽管如此,还立的板正,叶空再一次把视角放在璞玉上面。

或许,他们要出去,还得借点璞玉的光。

叶空伸手,“你身上的璞玉,可以给我看看吗?”

李凡点头,将胸口的璞玉递过来。

叶空接过去的片刻,整个人瞬间凉爽很多,心跳加快,胸腔中一股难以名状的感觉兜头而上。

等下,这个璞玉的图案。

叶空快速起身瞬移而去。

“借用一下!”

说完叶空拿起璞玉,贴在铜炉的东北角处。

璞玉高高扬起,照亮的地方出现了一处圆圈空地。

叶空瞬移回来,伸手拉了李凡一把,“跟上。”

两人跳上圆圈空地。

瞬间,圆圈空地快速旋转起来,以每秒钟上百转的速度在铜炉里面快速运转。

最后,“嘭”一声,两人被甩出铜炉。

李涑焱看到面前的两人,下巴都要惊掉了,“你,你们怎么出来的?怎么可能,从来没有人可以逃出我的铜炉,就算上仙境的也不行!”

“哦,那你太自信了,要多读书多张见识知道吗?不然说出来的话真叫人笑话!”

叶空无奈开口。

“不过,既然出来了,我们之间的账也要算算了!”叶空满腔怒气无处施展,现下终于可以出出气了!

“等下!”李凡在身后制止道。

“难道你…”叶空回头。

“哦,没有,我也很生气。不过,友情提醒,下手轻一点,不然不好解释。”李凡摆手。

“那是自然。”

“李凡!”叶空大喝一声,“你到底有没有把我当朋友?”

李凡一愣,话音带着委屈,“有啊,我就是拿你当朋友,才不能让你陪我去死!”

“你错了。”叶空说着,“你不相信我?还是你只会拿生命作为交换?

你自以为是的牺牲换来的友情,我叶空可不稀罕!”

说完,叶空单脚跃起,开始攻击铜炉东北角

位置。

泊泊灵气自掌心流出,汇聚一点,不紧不慢,始终如一。

片刻,铜炉又开始剧烈摇晃起来。

李涑焱冷哼一声,“怎么,说过的话不作数,还想要毁掉我的铜炉?别痴心妄想了,你也不看看,你施加的灵力都到了哪里?

怎么,你们没感觉到身旁温度更高了吗?”

李凡走上来几步,“叶空,快停下!”

叶空停了下来,也感觉不太对劲。

李涑焱笑声更甚,“既然如此,那就一并作为我的养料吧!”

叶空看着李凡,脸上怎么青一道白一道的。

刚才叶空的话有些重了,李凡躲在背后偷偷哭了。

这不,脸上的泪痕未干。

叶空声音放缓,“过来。”

李凡走过来。

“怎么,我刚才说的不对吗?”这句话被叶空憋了回去,眼下气氛有点凝重,两人身旁温度越来越高,已经高过叶空三味真火的温度。

叶空还勉强受的住,李凡这小身板早就汗涔涔了。尽管如此,还立的板正,叶空再一次把视角放在璞玉上面。

或许,他们要出去,还得借点璞玉的光。

叶空伸手,“你身上的璞玉,可以给我看看吗?”

李凡点头,将胸口的璞玉递过来。

叶空接过去的片刻,整个人瞬间凉爽很多,心跳加快,胸腔中一股难以名状的感觉兜头而上。

等下,这个璞玉的图案。

叶空快速起身瞬移而去。

“借用一下!”

说完叶空拿起璞玉,贴在铜炉的东北角处。

璞玉高高扬起,照亮的地方出现了一处圆圈空地。

叶空瞬移回来,伸手拉了李凡一把,“跟上。”

两人跳上圆圈空地。

瞬间,圆圈空地快速旋转起来,以每秒钟上百转的速度在铜炉里面快速运转。

最后,“嘭”一声,两人被甩出铜炉。

李涑焱看到面前的两人,下巴都要惊掉了,“你,你们怎么出来的?怎么可能,从来没有人可以逃出我的铜炉,就算上仙境的也不行!”

“哦,那你太自信了,要多读书多张见识知道吗?不然说出来的话真叫人笑话!”

叶空无奈开口。

“不过,既然出来了,我们之间的账也要算算了!”叶空满腔怒气无处施展,现下终于可以出出气了!

“等下!”李凡在身后制止道。

“难道你…”叶空回头。

“哦,没有,我也很生气。不过,友情提醒,下手轻一点,不然不好解释。”李凡摆手。

“那是自然。”

“李凡!”叶空大喝一声,“你到底有没有把我当朋友?”

李凡一愣,话音带着委屈,“有啊,我就是拿你当朋友,才不能让你陪我去死!”

“你错了。”叶空说着,“你不相信我?还是你只会拿生命作为交换?

你自以为是的牺牲换来的友情,我叶空可不稀罕!”

说完,叶空单脚跃起,开始攻击铜炉东北角

位置。

泊泊灵气自掌心流出,汇聚一点,不紧不慢,始终如一。

片刻,铜炉又开始剧烈摇晃起来。

李涑焱冷哼一声,“怎么,说过的话不作数,还想要毁掉我的铜炉?别痴心妄想了,你也不看看,你施加的灵力都到了哪里?

怎么,你们没感觉到身旁温度更高了吗?”

李凡走上来几步,“叶空,快停下!”

叶空停了下来,也感觉不太对劲。

李涑焱笑声更甚,“既然如此,那就一并作为我的养料吧!”

叶空看着李凡,脸上怎么青一道白一道的。

刚才叶空的话有些重了,李凡躲在背后偷偷哭了。

这不,脸上的泪痕未干。

叶空声音放缓,“过来。”

李凡走过来。

“怎么,我刚才说的不对吗?”这句话被叶空憋了回去,眼下气氛有点凝重,两人身旁温度越来越高,已经高过叶空三味真火的温度。

叶空还勉强受的住,李凡这小身板早就汗涔涔了。尽管如此,还立的板正,叶空再一次把视角放在璞玉上面。

或许,他们要出去,还得借点璞玉的光。

叶空伸手,“你身上的璞玉,可以给我看看吗?”

李凡点头,将胸口的璞玉递过来。

叶空接过去的片刻,整个人瞬间凉爽很多,心跳加快,胸腔中一股难以名状的感觉兜头而上。

等下,这个璞玉的图案。

叶空快速起身瞬移而去。

“借用一下!”

说完叶空拿起璞玉,贴在铜炉的东北角处。

璞玉高高扬起,照亮的地方出现了一处圆圈空地。

叶空瞬移回来,伸手拉了李凡一把,“跟上。”

两人跳上圆圈空地。

瞬间,圆圈空地快速旋转起来,以每秒钟上百转的速度在铜炉里面快速运转。

最后,“嘭”一声,两人被甩出铜炉。

李涑焱看到面前的两人,下巴都要惊掉了,“你,你们怎么出来的?怎么可能,从来没有人可以逃出我的铜炉,就算上仙境的也不行!”

“哦,那你太自信了,要多读书多张见识知道吗?不然说出来的话真叫人笑话!”

叶空无奈开口。

“不过,既然出来了,我们之间的账也要算算了!”叶空满腔怒气无处施展,现下终于可以出出气了!

“等下!”李凡在身后制止道。

“难道你…”叶空回头。

“哦,没有,我也很生气。不过,友情提醒,下手轻一点,不然不好解释。”李凡摆手。

“那是自然。”

“李凡!”叶空大喝一声,“你到底有没有把我当朋友?”

李凡一愣,话音带着委屈,“有啊,我就是拿你当朋友,才不能让你陪我去死!”

“你错了。”叶空说着,“你不相信我?还是你只会拿生命作为交换?

你自以为是的牺牲换来的友情,我叶空可不稀罕!”

说完,叶空单脚跃起,开始攻击铜炉东北角

位置。

泊泊灵气自掌心流出,汇聚一点,不紧不慢,始终如一。

片刻,铜炉又开始剧烈摇晃起来。

李涑焱冷哼一声,“怎么,说过的话不作数,还想要毁掉我的铜炉?别痴心妄想了,你也不看看,你施加的灵力都到了哪里?

怎么,你们没感觉到身旁温度更高了吗?”

李凡走上来几步,“叶空,快停下!”

叶空停了下来,也感觉不太对劲。

李涑焱笑声更甚,“既然如此,那就一并作为我的养料吧!”

叶空看着李凡,脸上怎么青一道白一道的。

刚才叶空的话有些重了,李凡躲在背后偷偷哭了。

这不,脸上的泪痕未干。

叶空声音放缓,“过来。”

李凡走过来。

“怎么,我刚才说的不对吗?”这句话被叶空憋了回去,眼下气氛有点凝重,两人身旁温度越来越高,已经高过叶空三味真火的温度。

叶空还勉强受的住,李凡这小身板早就汗涔涔了。尽管如此,还立的板正,叶空再一次把视角放在璞玉上面。

或许,他们要出去,还得借点璞玉的光。

叶空伸手,“你身上的璞玉,可以给我看看吗?”

李凡点头,将胸口的璞玉递过来。

叶空接过去的片刻,整个人瞬间凉爽很多,心跳加快,胸腔中一股难以名状的感觉兜头而上。

等下,这个璞玉的图案。

叶空快速起身瞬移而去。

“借用一下!”

说完叶空拿起璞玉,贴在铜炉的东北角处。

璞玉高高扬起,照亮的地方出现了一处圆圈空地。

叶空瞬移回来,伸手拉了李凡一把,“跟上。”

两人跳上圆圈空地。

瞬间,圆圈空地快速旋转起来,以每秒钟上百转的速度在铜炉里面快速运转。

最后,“嘭”一声,两人被甩出铜炉。

李涑焱看到面前的两人,下巴都要惊掉了,“你,你们怎么出来的?怎么可能,从来没有人可以逃出我的铜炉,就算上仙境的也不行!”

“哦,那你太自信了,要多读书多张见识知道吗?不然说出来的话真叫人笑话!”

叶空无奈开口。

“不过,既然出来了,我们之间的账也要算算了!”叶空满腔怒气无处施展,现下终于可以出出气了!

“等下!”李凡在身后制止道。

“难道你…”叶空回头。

“哦,没有,我也很生气。不过,友情提醒,下手轻一点,不然不好解释。”李凡摆手。

“那是自然。”

推荐阅读:

键政大明,老朱被我喷麻了 弑杀者传奇 我们未曾了解的混乱世界 一人之下开始的诸天之旅 日在蜀山 贾如能重来 只锦 重生之嚣张大小姐 看我多可怜 人鹏变 快穿之炮灰奋斗记 网游之武知我道 混在日本当老师 网游之天赐美女 养猪百头,不如逼太子殿下还钱 龙魂 刺骨 探案:从杀皇子开始 神魔降临都市 重生之商海扶摇 枭雄之逍遥行 重生青梅逆袭记 骷髅草 逆天掠夺系统 帝少的小萌妻 悍妻当家有福田 重生之仙帝归来 升级系统 回到三国去种田 末日中的神父 小乔今天恋爱了吗 重生90年代:和陈书婷狂飙乡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